• 今天忙得有点呛,不过,现在想想,也总比无所事事的好。

    时间

    在搬货时偷偷溜走,

    在堵车的路上溜走,

    在我紧张兮兮的对着帐时溜走,

    在我跟着收音机大吼张震岳的《爱我别走》溜走,

    在我把疲惫的身躯躺在椅子上溜走,

    现在,

    时间别走,跟我一块听歌儿,还是最喜欢的ANT,还是那让我眯着双眼全身心投入的调儿。

    嗯,明天继续忙,这不就是我所求的吗?不过我还是诚惶诚恐的,因为我做事还是那么不小心,今天在路上开车时想得出神,我这性格能适合做生意吗,只能叹一口气,who knows.

    ANT的myspace:http://www.myspace.com/antonyharding

    一块听那清澈醉人的歌儿。

  • 2009-10-10

    通缉如下

    通缉通缉,一定要把你们全部收集回来!

     

    20 Amy Winehouse - Back to Black
    19 Bruce Springsteen - The Rising
    18 Kate Bush - Aerial
    17 The White Stripes - Elephant
    16 LCD Soundsystem - Sound of Silver
    15 Radiohead - In...
  • 2009-09-29

    那份友谊 - [异想天开]

    想不到,猜不着,肥婆滢居然是最早的那位,大大超出了各人的意料,不过应正了那句话,家里最大的小孩,普遍都比较早成家的。看着结婚的她那兴奋劲,真是替她开心,找到属于她的幸福。

    她的结婚,自然也成了一群好友的聚会,好久,都没认真的大家坐在一块玩,疯,过去的笑声,依然在耳边响起,是如此的熟悉,只是脸上的社会味免不了的荡漾在那举足投手之间,果然,成熟是免不了的。怀念,依然是怀念,当年的三杯酒杯,一大袋小零食,一支红米,偶尔百年糊涂,一台播放电影的电脑,三个一块吃喝玩睡了3年的老友,一...
  • 在这要跟你说声对不起,这不是我头一天想把你换掉了,但是,你知道你的主人我,从来都是一个把说过的话落实的人,所以,你还是呆在我的身边,继续忍受着我对你的埋怨,继续深受着我恨恨的说要把你换掉那些恶毒的话。

    掰指一算,从初二到现在,跟了我快10个年头了,还记得以前那15寸的凸屏显示器吗?嗯,就是从那开始你进入我的生命的,还记得以前旧屋那小房子吗,在阴暗的房间里,狭小的空间容下了你和我,当然还有那15寸凸屏,不过凸屏早已不知去向了,可你还留在我的身边。想起来了,第一次用你听歌应该是我问同学借了一张CD,我还清楚的记得那是一张港台的杂CD,印象最深的是林忆莲的那首“至少还有你”,我那会还在为你声音而兴奋不已,因为在那个年代,你是不错的。原来我的记性还不错,还记得当初的你和我,可仍然感到抱歉,我那想把你换掉的心至少不下5年了。我总在抱怨,总觉得你在高音不清,低音不够响,总被新出的那些音箱而吸引,从而蠢蠢欲动,不过幸好你的主人我总是囊中羞怯。

    不过今天把房门关上,窗户关上,拉上窗帘,这是一张无人声的Trip Hop,原来,你也没有我认为中的那么差劲,至少,以你的年纪,我不应该再抱怨什么。好吧,答应你,接下来的日子,我就绝口不提要把你换掉,至少,在你的主人能赚够足够多的money。

    亲爱的小音箱,谢谢你陪伴了我如此多的年头。

  • 2009-09-16

    翻看,有感 - [异想天开]

    翻看着旧日的文字,发现自己已经离当初的自己走得越来越远...社会这个大染缸,泡得越久,更把一个人改变得七零八落,我忘了,我快忘了当初的自己是什么模样,看着旧日的文字,不禁自问,那是我写的吗,怎么看着如此的陌生。我还是我吗,我还只是我吗,现在的我是什么模样了,看着镜子,还是那两字,陌生。

    翻看着,我在试着回忆当初的心态,回不去了,回不去了,回不去以前的我了。是什么让我转变了,内心有个我在说,是你长大了,我长大了吗,还是不知,什么叫长大,老了,烦心事多了,头发少了,也沉默了。...
  • 忙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累。

     

    压力。

     

    去你大爷的。

  • 我草你马勒戈壁!!!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很真切的问候!

    好吧,我算认识了,为什么伊朗青年要上街抗争,为什么要尽一切办法去表达他们的民主!

    我只是这个河蟹社会的一小蚁民,我从不敢想象民主,因为这玩意我从小压根没有体现过,我相当守分的活了二十三年,据说民主是公民的权利,可我不知道,我转载一些东西,我怎么了我?!

     

    哼,冷笑,笑尽人间奇怪事,

     

    不对,我应该冷静,我是中国人,我就应该低声下气,嗯,这是咱们的国家,我们该乖乖的听我们的主人的话,虽然每次在看香港的电视新闻报道国内不好的事情时候总被cut掉的时候,我总忍不住冷笑。

     

    我本以为,网络会是净土,因为在现实世界不可能,按照旧社会的说法,那是杀头的大罪。

     

    可我只是今天在网上偶尔抽风的转载一些事情,就被封了,日志发不出去了,噢,我该感叹,感叹网络技术之先进,我又错了,看到“google心神不宁”事情我就该醒悟了,因为这是伟大的神奇的国度。

     

    突然,我没力喷了,我该睡觉了,关我屌事,我只是一网上打酱油的,有一句老谚语,事不关己,高高挂起。

     

    我是枉读圣贤书了,博客巴士,我是打从心底鄙视你,妈了个逼的!

  • 娘的二十三岁了,时间真他妈的快。哼,回首一年,发生太多,以至不想去想,去回忆,一个念旧的人不想去回忆,是逃避吗?是不堪回首。只能说,发生太多东西了,装得太满,拒绝访问。

    二十三了,她说我总是很糊涂,嗯,的确的,前几天还用过的网银今天就给忘了,不过还是一个不错的有为青年。我说,我不希望时间过得太快,我怕。她笑,不语。短信:岁月变迁,爱你如昨。我回:时间流逝,爱如磐石,只牵子手,同偕到老。我会努力的,路再难,也要走下去。

     

  • Artist: The Miserable Rich
    Album: 12 ways to count
    Release Date: 2008
    Style:Indie /Folk/Acoustic
         当民谣遇上大小提琴,诗人,不再寂寞...
        来自英国的5人乐队。对外国乐队一直最感冒的是他们千奇百怪的名字,the miserable rich - 可悲的有钱人,呵,雷人而又真实。成立于2006年,2年酝酿了第一张album。如果说钢琴潮流的宠儿,那么大提琴和小提琴加上一把不插电的吉他,一丝的古典又让人回味。一首Boat song,吉他呢喃般的扫弦,主场的英伦腔,深情的浅唱,好像在向爱人演绎着一首深情款款的情诗,小提琴时不时的点缀,让情歌来得更煽情。The knife-thrower's hand,却是淡淡的哀愁,一把木吉他,几许哀伤,几许哀愁,I've got no more magic, left down my sleep, but this business, there's no time to greed...人生总是充斥着无奈和矛盾,心有时候真的很累,停下来吧,我对自己说,所以我选择了辞职,再当一阵子小乐迷。
  • 我毕业了。

    我终于毕业了!

    我昨天毕业了!

    我居然毕业了!

    我竟然毕业了!

    我真的毕业了!

    我就这样毕业了!

    我他娘的毕业了!

    我终于毕业了!

    我悲哀了!

    我无奈了!

    我伤心了!

    我愤怒了!

    我中邪了!

    哦,原来,我就这样的毕业了...................